查看完整版本: 《斗破蒼穹之花宗秘史》(9)
頁: [1]

rts347852 發表於 2013-5-12 03:44 PM

《斗破蒼穹之花宗秘史》(9)

  斗破蒼穹之花宗秘史


作者:simarong007
2013/04/19發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發:是
字數:14318

              第九章 林修崖

  天階功法:朝云暮雨大法。蕭炎與彩花仙所創,要求男性打通下体關元穴,
女性打通下体曲骨穴,在交合時由男性吸取女性高潮時攜帶斗氣的陰精,在体內
運轉三周天后,再由男性通過射精反饋女性,達到互補有無、陰陽交合,對雙方
斗氣都有極大的提升。此法經過藥老復刻后,在長老院會議上公布,要求完成天
級紫階任務及以上的長老可修煉此法。

  朝云暮雨大法的出現,將會另天府聯盟的綜合實力再上一個台階,超過魂殿
指日可待。但万事万物都有正反兩面,朝云暮雨大法的出現讓天府長老為之瘋狂,
長老們簽署聯名狀,要求降低天級系列任務的難度,並增加天級紫階任務的數量,
這讓天府高層頭痛不已。

  「若是降低難度,花仙們會同意嗎?」風尊者問道。

  天府聯盟大殿議事廳,蕭炎、藥老、蕭鼎、蕭厲、風尊者、天火尊者等天府
高層,花宗的三位宗主玄衣、青仙子、華仙子皆在座。

  「花仙們沒問題,能夠修習天階功法,對實力提升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奴
家來之前早就問過眾仙子,能夠提升天府的整体實力,讓主人們滿意,她們不會
介意的。」玄衣答道。

  「恩,既然花仙那里沒有問題,現在就剩下任務難度降低多少的問題,這個
度的把握很難掌控,三弟你怎麼看?」蕭鼎道。

  「任務的發放,我平時並未太多過問,我只是覺得本次降低難度的宗旨是提
升天府長老的實力,故而任務設置的難度要有的放矢,針對人來發放最好!」蕭
炎答道。

  「三弟的意思是任務因人而制?」蕭厲插嘴道。

  「恩,天府的那些長老,誰更忠誠,誰有潛力,誰易于控制,師傅跟大哥應
該很清楚,明面上天階功法是對所有長老開放,但暗里我們還是要有所控制。」
蕭炎解釋道。

  「好的,我們明白了,接下來的任務發放就讓我跟藥老來做。但這紫階任務
的數量?」蕭鼎繼續問道。

  「數量可以增加,不能完成的任務,再多也沒關系,哈哈哈……」藥老直接
替蕭炎回答道。

  「恩,記住天府只需要那些絕對忠誠的人,如果任務僥幸被不是我們想要的
長老完成,那就要把他變成絕對忠誠。」蕭炎補充道。

  「哈,有了這天階功法,老夫估計也可以突破半聖了,哼,魂殿的人絕對想
不到,短短几年后,咱天府就可以擁有數量不少的斗聖。」天火尊者沉聲道。

  「恩,天府的事情還要拜托諸位了,我要帶彩鱗去一趟九幽黃泉,實力永遠
是排第一位的。」蕭炎道。

  「嗯,放心去吧,聯盟的事情,我們會打理好的。」藥老笑道。

  半月后,花宗,一輪明月高高懸在夜空中,沒有風,只有花海里各種小動物
的聲音彌漫在夜色里,喧鬧而又寧靜。突然一道破空聲打破了這份自然的寧靜,
黃色的身影在低空中高速掠過,强烈的風壓將樹木吹得狂亂搖擺,看這道身影的
去向,正是熏花仙的住處:無暇閣。

  半晌后,剛才黃色身影經過的路徑上,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花海里,遠遠
循著前者的痕跡,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熏花仙,本名蕭熏儿,實力:八星斗尊,身高175CM ,三圍36E-21-38 ,腿
長114CM ,敏感地帶:乳頭、花心、陰蒂,喜愛性交姿勢:后立式,調教程度:
三洞齊開、飲精、多p 亂交、女同、拘束,淫蕩指數:9.無暇閣作為花仙中排名
第一的蕭熏儿的住處,是天府長老們最為向往的地方,五棟大小不一的閣樓錯落
有致的分布在花海里。夜色中,閣樓屋檐下高高懸掛的各色燈籠將此處輝映得有
如白晝。白色身影遠遠的看到,自己跟著的那個黃衣老者徑直進入了最大的那棟
閣樓中。

  平復一下自己的呼吸,將体內的斗氣波動壓制到最低,再緩慢運轉,身体隨
即進入了一種古井不波的境界。自己偶然所得的這套斗技,雖然只是地階低級的
斗技,但卻可以將自己的氣息極度隱藏,以自己斗宗巔峰的實力施展出來,他自
信即使是斗尊巔峰實力的人,只要不是刻意的尋找,斷然不能發現自己。

  一路潛行,輕松避開閣內的婢女,來到黃衣老者進入的三層閣樓的后面,隱
約中可以聽到閣樓三層里傳出淡淡的交談聲,「這里便是熏儿的住處了嗎?」白
衣人完全屏住了呼吸,强壓住激動的心情,雙手輕輕貼在廊柱上,微微發力,黑
暗中宛如壁虎般攀沿而上,來到了三層。

  白衣人觀察了一下四周,自己現在身處閣樓陽台上,陽台九尺見方的樣子,
各有兩扇窗戶在門兩側,其中有一扇為了透氣支了起來,不過那扇窗戶在自己遠
側,要靠近必須經過門,還好現在門是關著的。

  緊貼著牆壁,慢慢矮下身子,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移至閉合的窗邊,房間內
的交談聲清晰的傳入耳中。

  「哈哈哈,今天高興啊,抓鬮抓了半個月了,終于讓老夫抓到熏儿的了。」
聽起來略為蒼老的聲音笑道。

  「噗哧……二哥這個法子,呵呵,熏儿也不好多說什麼。」天籟般的嬌笑聲
響起,讓白衣人身体一顫,正是蕭熏儿。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現在就在房內,與
自己僅僅一牆之隔,壓制住破窗而入的衝動,白衣人將自己的身子壓得更低,里
面那個老者的氣息太過强大,明顯是斗尊層次的人物。

  「蕭厲這個死小子,出了這個勞什子抓鬮定花仙的主意,熏儿你說說,你風
爺爺多久沒來過這里了。」老者有些氣憤的道。

  在天府高層,雖然他們可以隨意與花仙們歡好,但蘿卜青菜,各有所愛,為
避免某位花仙被長期占用,蕭厲才想出這抓鬮的法子,每晚讓玄衣收集可以侍寢
的花仙與花妃的名單,再讓各位核心長老抓鬮定下今晚各自的性伴。當然蕭炎用
不著抓鬮。

  不過白衣人可不知道這些,是以他聽得一頭霧水。

  「呵呵,風爺爺可有想人家嘛?」熏儿不答反問。

  「你說咧,嘿嘿……你風爺爺可想死你了,想死你這身浪肉儿了。」老者猥
瑣的笑聲讓白衣人身体一陣緊繃,心中暗道:「這老者是誰,他居然這麼對熏儿
說話。」

  「呸呸呸,說得這麼難聽,人家不理你了。」沒有白衣人想像中的勃然大怒,
而是撒嬌般的嬌嗔。

  「難道,里面的不是熏儿,可這聲音沒錯啊。」白衣人暗自尋思,再也按捺
不住,趁著老者大笑的時候,一個翻滾,移到另一側的窗下。小心翼翼的探起頭
往內看去。雖然這樣被發現的可能性極大,但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也顧不得許
多了。

  房間內的情景讓白衣人又失望又松了一口氣。讓白衣人失望的是,自己根本
看不到交談的兩人,緊挨著窗戶的地方居然是一具屏風,完全擋住了自己的視線。
也就是這樣,讓白衣人送了一口氣,自己沒被發現。

  房間內突然安靜下來,讓白衣人剛輕松下來的心又提了起來,連忙縮回頭來,
仔細聆聽著,一陣悉悉索索的摩擦衣物的聲音中夾雜著輕微的吮吸聲,讓白衣人
馬上熱血上頭,滿臉通紅,當然不是害羞,而是驚怒,心中的女神居然在跟這個
糟老頭接吻。

  「啊,壞死了,熏儿都要喘不過氣來了……」熏花仙嬌喘道。

  「快,先把衣服脫了,你風爺爺忍不住了。」老者急色道。

  「不要,風爺爺是不是好久沒洗澡了,好難聞哦,先去洗下好嗎?」熏花仙
道。

  「哪有時間洗,你風爺爺今天剛從外面趕回來,好運抓鬮抓到寶貝儿你。唔,
不洗好嗎,先讓爺爺爽一炮再洗?」老者無賴道。

  「嘻嘻……晚上時間還長著咧,難道風爺爺今晚還打算睡覺嗎?清儿,清儿,
來帶風老去沐浴更衣,風爺爺,熏儿也去換套衣裳。」熏花仙笑嗔道。

  「哎。」遠遠的一個清脆的聲音答道,白衣人就聽到老者嘴里不知嘟囔些什
麼,起身離開下樓。

  「仙儿,仙儿,准備些點心和水果,先端上三樓來。」熏花仙的聲音也漸漸
遠去。

  片刻后,閣樓三樓里再無半點聲音,白衣人猶豫了半晌,終忍耐不住,翻進
了窗子。繞過屏風,發現房間很大,里面的擺設也極為講究,除了中間一張大床,
四周擺滿了各種椅具,衣櫃等家具。四周打量著,尋思著藏身的地點,馬上,白
衣人就發現正對床的那個雙開門的雕花紅木衣櫃,打開櫃門,里面掛了不少女子
的衣飾,空間也很大,白衣人閃身進入,再關上門,門上透氣用的百葉縫隙讓他
可以很方便的觀察房間里的一切。略為思考一下,白衣人除去了自己的白色外袍,
打底的是黑色的內衣,這讓他更不易被發現,做完這些,白衣人徹底安靜下來,
連呼吸聲都微不可聞。

  等待的時間最難捱,白衣人感覺過了很久,除了那個叫仙儿的俏婢中途來了
一趟,閣樓里安靜得可怕,就在白衣人有點不耐,懷疑那老者和熏花仙是不是換
地方的時候,提提踏踏的上樓聲終于傳來。

  「咦,熏儿還沒過來,清儿你去喚她。」老者道。

  白衣人此刻可以清楚的看到老者的面貌。老者已換了一身青袍,一頭長發散
披在肩膀之上,看上去倒是有種灑脫之感,面貌並不算普通,即便如今年紀大了,
依舊是能夠隱隱間瞧出一分英俊之意,想來在其年輕時,相貌必然不差,因為修
煉的是風屬性斗氣的緣故,其氣息也是有著許些飄渺不定,給人一種詭異莫測的
感覺。風尊者,風閑!

  白衣人終于認出老者的身份,「難怪可以隨便來這里,原來是他。風尊者成
名已久,如今的實力更加難測,如果被他發現……」心中暗道,同時全身的氣息
更加收斂。

  風尊者也在等待,房間里只有風尊者指節敲擊几面的聲音。片刻后,清脆的
卡塔卡塔聲從樓梯處傳來,那是高跟鞋踩在樓梯上的聲音。「讓爺爺久等了……」
人未至聲音先至。

  房間里,一明一暗的兩人都將目光投向了門口。





  只見熏花仙換了一件三點式的紅色性感內衣,一身堪比嬰儿般的嫩滑肌膚在
燈光的照耀下,仿佛會發光般的耀眼白皙。吊帶式的半罩杯胸衣將三十六E 的美
乳高高托起,下面的內褲則是二指寬的蕾絲花邊丁字褲,一圈蕾絲花邊在熏花仙
臀部最寬處包裹著,里面是三角形的布料包裹住神秘的蜜穴。平坦的小腹,修長
性感的玉腿展露無疑。布料良好的彈性讓跨部兩側的臀肉被勒得緊緊的,以至于
布料都陷入美肉中,美臀的肉感被這件小小的內褲闡釋的淋漓盡致。覆蓋住無毛
嫩穴的布料極少,紅色布料下的嫩白小穴被包裹的鼓鼓攘攘的,可以想象里面的
嫩肉是多麼滑嫩可口。腳下是十寸的超高跟涼鞋,讓熏花仙一雙114CM 的美腿更
顯修長筆直,配上21寸的水蛇小蠻腰,38寸的性感翹臀,女性的曲線美在蕭熏儿
身上毫不吝嗇的展露著。

  滿天烏黑的秀發被挽成可愛的丫頭髻,配上熏花仙的絕世容顏,可愛性感、
清麗脫俗、空靈飄渺等氣質被完美的糅合在她身上,散發出一股無法描繪的特殊
氣質。

  「妙哉,妙哉,青仙子的手藝還是那麼好,這套衣服是出自她的手筆吧,小
熏儿真是越來越迷人了。」風尊者撫掌贊道。

  衣櫃里的白衣人則是另外一番感受,「這……這麼暴露的衣服,熏儿她居然
……」但更讓他吃驚的還在后面。

  「嘻嘻,熏儿好看嗎?青阿姨還給人家定做了好多好看的,要不要人家穿給
爺爺看。」熏花仙邊說還邊擺了個誘惑的姿勢,雙手收在臀后,上身微微前傾,
雙腿交叉站立,重心放在前面的右腿上,閉上一只右眼,「波」的一聲,給風老
來了一個飛吻。

  「哎呀,你這是要了我的老命咯,穿的這麼風騷,你想憋死你風爺爺啊,還
說什麼換別的衣服,這套就很不錯了,快點過來,讓風爺爺好好親親你。」風老
道。

  「呵呵……」嬌笑一聲,熏花仙不再挑逗風老,風一般的扑進了風老懷里。

  溫香軟玉在懷,為老不尊的風老宛如一個初哥般,一雙大手在熏花仙玉体上
亂摸亂捏,熏花仙主動送上來的紅唇香舌也讓風老貪婪的吮吸著。

  兩人在那里瘋狂熱吻,衣櫃里的白衣人卻是驚詫無比,剛才看到蕭熏儿的那
一刻,讓他仿佛置如夢中。佳人依然是那麼清麗脫俗,可那三點式的內衣卻讓蕭
熏儿多了一層淫靡的氣質,這與白衣人腦中的女神形象迥然不同,可偏偏又那麼
和諧。好像蕭熏儿本該如此,以前展露在他面前的是帶著面具的熏儿,此刻的熏
儿才是真正的樣子,這讓白衣人有些不知所措,可身体的自然反應,讓他不自禁
的掏出那話儿,慢慢的擼動起來。

  「真滑真嫩啊,熏儿這身浪肉儿也不知道怎麼長得喲?明明看起來那麼瘦,
摸起來卻肉感十足……爽啊!」風老放開熏花仙的小嘴,淫笑道。

  「討厭,人家哪有很多肉,蕭炎哥哥都說了,是熏儿的骨架細小。爺爺明知
故問,討厭死了……要人家用嘴先幫爺爺吸一下嗎。」熏花仙道。

  「呵呵,好的,先用這張小嘴,等下再享受下面的那個小淫嘴。」風老繼續
猥瑣。

  不堪風老的調笑,熏花仙耳根都羞紅了,乖巧的替風老寬衣后,熏花仙半跪
在風老面前,風老的陽具不是很長,十五公分左右,可是卻很粗,有嬰儿手臂粗
細的樣子。很快,巨根就被熏花仙的小嘴緊緊含住,在香滑的口舌間來回舔弄著,
一對青蔥小手也在巨根和春袋間來回撫弄著。





  窸窸窣窣的吮吸聲響起,從白衣人的角度,只能看到熏花仙的背面,但那白
皙挺翹的美臀,隨著熏花仙頭部來回前后的擺動而一挺一挺的,充滿了誘惑,挺
動間有時几乎可以隔著窄小內褲看到被緊緊包裹住的嫩穴的清晰形狀。白衣人手
上的動作也不禁加快了。

  風老不時發出吸氣聲,看來十分享受。「熏儿,把屁股翹起來,讓爺爺好好
揉揉。」風老看著身下美人儿的白嫩翹臀在動作間來回輕擺,搖曳出万般風情。
忍不住想過過手癮。

  熏花仙妖媚的抬頭白了風老一眼,順從的升起身子,半漂浮在半空中,壓下
蜂腰,將美臀高高翹起,一雙無比修長的玉腿內八字虛跪在空中,風老大手一張,
啪的一聲,大力拍打下去,頓時蕩起一陣臀浪,也惹得熏花仙嬌軀一顫,蜂腰左
右輕擺,翹臀似抗議又似誘惑般的擺動著。

  「哈哈哈,真他媽過癮,這屁股,滑不溜丟又緊實彈手,實在是極品啊。」
風老大手不停的揉搓著滑嫩臀肉,讓其在手中變幻出各種形狀,加上巨根在熏花
仙越來越深入的舔吸下,舒爽的大叫出來。

  白衣人一眨不眨的盯著熏花仙的美臀,自己的女神居然在替一個老頭吹簫,
即苦惱又興奮的感覺,讓白衣人的那話儿硬的生疼。不一會,白衣人發現眼前的
美臀間蜜穴處的那抹艷紅,顏色突然變深了許多。「靠,熏儿居然也興奮起來了
……給那個老頭口交也會讓你流出水來嗎,熏儿啊,熏儿,蕭炎到底對你做了些
什麼?」

  「來,讓爺爺也幫乖乖舔一下,熏儿這沒毛的小嫩逼,可是爺爺最喜歡的,
香甜多汁,實乃人間美味啊,哈哈哈。」風老又是一記大力拍打,美臀儿頓時狂
顫不已。

  「恩啊,那麼大力,風爺爺……」嬌嗲的嗔道,熏花仙媚了風老一眼,仿佛
讀懂了風老的意思,馬上頭上腳下的漂浮起來,雙腿乖巧的自動分開一百八十度,
極大的方便了風老。風老也一把抱住熏花仙的美臀,兩人居然擺出了一個站立式
的69式。





  巨根再次被溫暖濕潤的小嘴包裹住,將那小內褲扒開,露出了熏花仙那白皙
粉嫩的白虎美穴,如同花瓣般的兩瓣嫩肉緊緊閉合著,絲絲蜜汁早已將其打扮得
水光漬漬,看起來鮮嫩可口,風老如同狗熊見了蜂蜜一般,大舌一伸,貪婪的舔
吸起來。

  頓時,熏花仙鼻端發出陣陣嬌喘聲,小蠻腰似躲避又似索求般的來回扭擺,
不知不覺中,小嘴已經將風老的巨根全部含入,早就被調教成深喉的熏花仙,對
于風老這並不太長的陽具,進行深喉吞吐還是游刃有余的,拔出時,小香舌就靈
活的在龜頭上輕輕掃動,深插時,小香舌就會伸出口外,舔弄著風老的春袋,這
般高超的技巧,不僅讓風老舒爽無比,更讓衣櫃里的白衣人目瞪口呆。

  巨根被如此周到的服侍,風老也更加賣力的舔吸著,熏花仙的大腿跟儿、蜜
穴四周、小巧的菊蕾、飽滿的臀瓣上滿是風老的口水,不過美人儿似乎並不滿足。

  「啊……」吐出巨根,熏花仙有些不依的嬌嗲道,「好爺爺,人家里面好癢
啦,你怎麼老是舔外面嘛。」「哦,那應該怎麼舔呢。」風老太壞了。

  「啊,人家要……人家要……壞死了,人家說不出口。」熏花仙道。

  「呵呵,是不是要爺爺的大舌頭,伸進乖乖的小騷逼里面啊。」風老提示道。

  「恩,是……是要大舌頭伸進來,人家里面好癢,好酸,要大舌頭進來狠狠
的舔嘛。」熏花仙嗲嗲的道。

  「這麼好吃的鮑魚,爺爺當然要慢慢吃才行哦,哈哈哈。」不再調笑熏花仙,
風老大舌抵開花瓣,鑽入了蜜穴內,一陣高速的吮吸后,逗得熏花仙玉体輕顫,
嬌喘連連。

  「恩,就是這樣子,啊……好舒服……恩……再深點嘛……」熏花仙滿足的
浪吟著。

  「別忘了爺爺的大雞巴喲……」風老提醒道,熏花仙聽話的再次開始深喉。

  兩人那騷浪的對話讓白衣人更加興奮,心中清純脫俗的女神形象早已破碎,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性感騷浪的淫娃。讓白衣人迷惑的是,自己似乎更喜歡這個樣
子的熏儿。也許自己潛意識里就想熏儿變成這樣吧。

  風老使出十八般武藝,在熏花仙的嫩穴儿上,舔、吸、吹、咬、含,樣樣都
讓美人儿浪喘不已。只見風老時而將灌注斗氣后變得硬挺的大舌,在蜜穴內高速
抽插,時而如同貓儿舔食般,用大舌刮擦蜜穴外的花瓣,時而整張大嘴完全覆蓋
住蜜穴,使勁吮吸著,時而用雙唇含住蜜穴口的小紅豆,用大舌來回撥弄。

  如此這般,漸漸的風老感覺到熏花仙深喉吞吐的頻率越來越快,自己的巨根
居然隱隱有射精的欲望,不想馬上就繳槍的風老連忙停止了動作。

  「啊,不要停啊,人家被爺爺舔得正舒服咧。」熏花仙疑惑的道。

  「哈,騷妮子,爺爺可不想這麼快就來一次,來,換個姿勢,該是享受下面
這個小淫嘴的時候了。」風老示意熏花仙趴跪在床上,「先從后面來吧。」此刻
熏花仙的臉面向了衣櫃,白衣人清晰的看到了熏花仙的臉,一對柳葉眉儿緊緊蹙
在一起,大大的杏眼無力的微張著,臉頰上滿是情欲的紅暈,性感的紅唇被貝齒
輕咬著,剛才口交時流出的香涎布滿了香腮,清純的嬌顏現在寫滿了淫蕩的表情,
仿佛要將熏儿現在的樣子深深的刻入腦海,白衣人雙眼瞪得大大的,臉都貼在了
門板上。

  「啊,進來了,爺爺的大雞巴好粗,脹死熏儿了。」身后風老的插入讓熏花
仙滿足了浪叫出聲。





  「最喜歡從后面干你了,小騷貨,這身浪肉像水做的一樣,稍微大力點,就
蕩啊蕩的,真他媽的好干。」風老一邊大力頂撞一邊贊嘆道。

  「恩……熏儿也喜歡,啊……好深……熏儿也喜歡大雞巴爺爺從后面干人家,
粗粗的大雞巴插得人家好滿,好漲啊……」熏花仙也淫蕩的回應道。

  「這細腰,配上這圓鼓鼓的屁股蛋儿,真他媽的誘惑。還有這白花花的皮膚,
年輕就是好啊,真他媽有彈性。小騷貨,大雞巴插得爽嗎,要不要再激烈點。」
風老繼續道。

  「要啊,恩……啊……嗚嗚……熏儿要大雞巴狠狠的干,干進人家的花心里
面來,恩,里面還很深,爺爺可以全部插進來嘛,哦……不管用多大力,熏儿都
可以的。」熏花仙挑逗般的嬌呢道。

  受了熏花仙的挑逗,風老雙手拉過熏花仙的雙手,讓其反背在身后,宛如拉
著騎馬用的韁繩般,這樣熏花仙的不得不仰起上半身嬌軀,努力保持著平衡,胸
前的美乳更加歡快的跳動起來。

  熏花仙的白虎名穴:六面埋伏,特點就是花心生得極為短淺,尋常長度的陽
具便可輕易插入花心,加上蜜穴甬道十分緊窄,讓男人的陽具享受到來自上下、
左右、前后六個方向的緊握、夾吸感。花心極易被采摘,也讓熏花仙的高潮來得
容易,受了蕭炎的調教,潮噴的体質早已被開發完全,這諸多優點,讓熏花仙的
蜜穴成為極品中的極品。

  來回几十下后,風老的動作愈發激烈,几乎下下到肉,劇烈的「啪啪啪」的
撞擊聲顯示風老此刻已經全根插入,十五公分長度的巨根毫無疑問已經進入了熏
花仙那嬌軟滑膩的花心內。

  熏花仙的反應也愈發劇烈,已經無法組織正常的語言,只能隨著風老那高速
的節奏發出無意義的恩啊聲,間或斷斷續續的迸出几個詞語,諸如:「好深」、
「不要」、「要死了」、「搞壞了」之類。

  白衣人詫異的看著熏花仙的樣子,他知道熏花仙此刻正在高潮,還是他很少
見到的子宮高潮,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就會子宮高潮,熏花仙這極度敏感的体質大
大出乎白衣人的意料,不過,這個發現讓他更興奮了。風閑的陽具,他剛才也看
到了,並不是很長,只是比自己的粗了一點點,如果熏花仙被自己那超長的巨根
干,會不會,剛一全根插入就會高潮呢?心中幻想著,另外一只手也加入了擼管
這個原始的動作中來。

  熏花仙苗條而又豐腴的嬌軀,在風老瘋狂的撞擊下,身上豐腴的地方全部抖
動起來,翹臀的一波波臀浪,在腰臀間的完美S 曲線間來回起伏。胸前的美乳,
半懸在空中划著每秒的圓圈,豐腴的雙乳如同充滿水的水袋般,相互間撞擊蕩漾。
那結實充滿彈性的修長玉腿,也不甘寂寞的彈跳抖動,加上細膩肌膚上的香汗反
射出的光芒,也充滿韻律的閃動著,真是一場極美的視覺盛宴。

  隨著熏花仙的持續高潮,蜜穴內噴出的大量蜜汁,讓兩人交合的聲音愈發生
動起來,啪啪啪的撞擊聲中,夾雜著噗嗤噗嗤的水聲,淫靡的交響樂配上熏花仙
時而高亢,時而婉轉的嬌媚浪喘聲,風老在持續了上百下高速活塞后,感覺到熏
花仙蜜穴的緊握感越來越强,再也受不了這視覺上,聽覺上,觸覺上的三重刺激,
大叫一聲,開始發射起來。

  「操,爽死老夫了,小騷逼夾得真他媽緊,啊,射死你,小騷貨,爺爺要全
部射進去。」風老怪叫道。

  「哦……哦……射進來吧,好爺爺,全都射進來,裝滿熏儿的花心……啊,
熱乎乎的,燙死花心了……」高潮中的熏花仙似乎被風老的强烈發射搞得清醒過
來,馬上淫蕩的浪叫道。

  「不好,我也要射了。」衣櫃里的白衣人也到了臨界點,想到如果讓自己的
精液射到衣櫃門上,雖然聲音微不可聞,但像風老這樣的强者,可能馬上就會發
現。于是,白衣人只好扯過身旁的一件衣物,罩在巨根上,悶悶的射了出來。

  高潮后的兩人,均無力的趴在床上,風老的巨根慢慢軟化,從熏花仙的蜜穴
內退了出來。片刻后,熏花仙從床上起身,夾著雙腿,虛立著飄到床頭櫃前,俯
身從櫃子里取出一方白巾,扭頭看了看床上的風老,此刻風老也翻過身來,半靠
在床頭,一臉淫笑的看著熏花仙曼妙的背影。

  回頭對風老嫣然一笑,然后就這樣背對風老,一雙玉手拎著內褲的邊緣,慢
慢的俯低身子,美臀高翹,將那丁字褲以極慢的速度脫了下來,脫的過程中,蜂
腰來回左右輕擺,那剛剛高潮過的蜜穴儿仿佛花儿般,盛開在滿月般的美臀間,
搖擺著邀請風老再次采摘。

  接著熏花仙一雙玉手伸到玉腿間,一手托著白巾,一手按住蜜穴儿,兩根青
蔥玉指輕輕撥開花瓣,露出里面粉紅的嫩肉。嘴中嚶嚀一聲,只見那蜜穴口一陣
蠕動,剛才風老射入的精液居然被熏花仙緩緩排了出來,正好流到白巾上,待全
部排盡后,再用白巾在蜜穴上擦拭一番,除了花瓣因為充血更加飽滿,那嫩穴儿
便回復了兩人交歡前光潔白皙,粉嫩可口的樣子。

  「風爺爺,還要再來一次嗎?」熏花仙嬌滴滴的問道,聲音帶著高潮后特有
的慵懶。

  「你說呢,你這身浪肉儿,一次就能滿足的嗎?」風老答道。

  「嘻嘻,爺爺不也是一樣,還說人家浪。」熏花仙轉過身子,飄到床上,投
入風老懷里。

  熏花仙主動獻上香吻,溫暖柔滑的玉体在風老懷里妖嬈的扭動,一雙豐滿的
玉乳在風老胸前挑逗的按壓磨蹭,青蔥小手則握住風老軟蔫蔫的巨根擼動。風老
享受著美人主動地服侍,大手在熏花仙的腰臀間來回撫摸。

  白衣人剛剛放松下來,沒想到兩人這麼快又開始愛撫起來,看來是想梅開二
度,不禁頭痛起來,「如果這二人一直這麼做下去,自己怎麼離開?時間拖久了,
韓月定然會醒來,她不見我在,跑去告訴宗主,那可糟了。」

  「哈,騷妮子,還說不浪,你的小手在干嘛,那麼快就想它站起來嗎,呵呵
……」風老道。

  「嘻嘻,人家這是在幫爺爺嘛,幫爺爺讓它起來欺負人家還不好嘛……」熏
花仙嗲道。

  「謔謔,爺爺已經放了一炮了,下面要慢慢來,不急不急。騷妮子,爺爺要
你不許用嘴,不許用手,讓爺爺的大雞巴站起來,行不行?」風老壞笑道。

  「哈,這有什麼難的,人家用這里就可以。」熏花仙說話間,從風老懷里起
身,蹲坐在床上,高高挺起酥胸,示威似的搖擺著,那飽滿的乳肉頓時搖晃出万
般風情。

  似乎被熏花仙的動作逗起了興趣,風老也起身半靠著床背坐了起來,再示意
熏花仙坐在他胯間大腿上。

  熏花仙乖巧的聳起美胸跨坐于風老跨前,雙手收于背后,按在風老的膝蓋上,
這樣子分明就是讓風老來肆意享受那兩團白脂玉膏。

  熏花仙三十六E 的美乳在花仙中僅論大小,排名第四,但乳房的形狀色澤均
極為完美,白皙無暇的蟠桃狀乳形,銅錢大小淡粉色乳暈,加上熏花仙骨架細小,
腰肢纖細,是以視覺上的感受不比排名在前三位的差。最特別的是熏花仙的乳頭
生的很小,平時如同小粒的花生米般,一旦收到刺激或熏花仙情動,則會膨脹變
的如同櫻桃般大小,可與乳暈連接處卻未變,依然是花生米大小的那點皮膚,這
就造成,乳頭像一個櫻桃粘在乳暈上,這樣的乳頭,是個男人就想狠狠的蹂躪。

  風老當然不會客氣,大手在熏花仙胸前大力揉捏著,仿佛揉面團般,滑膩彈
手的乳肉不停地變換著形狀,時不時從指縫中溢出。粉嫩的乳尖被來回彈撥,早
已硬挺無比。

  「那麼大力,爺爺……恩……」熏花仙嘴中埋怨,但身体的動作卻出賣了她,
一雙修長的玉腿時不時夾緊,美臀也在風老胯間難耐的磨蹭著。

  「這嫩奶儿,真是百玩不膩,瞧這奶頭儿,都變得這麼大了,騷妮子,爺爺
可要使勁了哦……」風老看著熏花仙那不堪采摘的表情,蹂躪這對美乳的欲望愈
發强烈。

  雙手捏住乳尖,試著大力的捻動,乳頭頓時變得扁扁的,在指間滑動。

  「啊,好痛,爺爺……輕點。」熏花仙大叫到。

  「真的要輕點嗎?」風老一邊目不轉睛的看著熏花仙那既苦悶又騷浪的表情,
一邊變換著手里的動作,仿佛熏花仙變成一個玩偶般,隨著自己的動作,做出極
大滿足男人征服心理的表情。

  沒有理會熏花仙的話語,風老捏住乳尖,緩慢的拉長,直到手指間的乳頭變
成薄薄的一層,與乳暈連接處也變的極細。

  熏花仙大大的杏眼里立馬朦朧起來,「不要,爺爺,熏儿真的好痛。」

  熏花仙話音剛落,風老立刻便放手,被拉成橢圓形的美乳馬上彈跳著回復了
形狀。沒有理會熏花仙那痛苦的表情,乳尖再次被拉起,不同的是,這次是用一
只手完成的,兩粒紅豆被夾在風老右手的指縫里,乳肉再次被拉扯成橢圓形,左
手則大力拍打著乳廓兩側,蕩漾起陣陣乳浪。

  「嗚嗚嗚……好痛,爺爺,熏儿的乳頭要被玩壞了。」熏花仙略帶哭腔的喊
道。

  白衣人實在是想不到,風老居然會對熏花仙那對嬌嫩的美乳進行虐待般的玩
弄,難以置信中,居然難以抑制的興奮起來。

  「是嗎,騷妮子,你怎麼不說實話,你看你下面這張嘴就老實多了。」風老
左手在熏花仙腿間蜜穴處一陣摸索,片刻后,濕淋淋的三根手指便出現在熏花仙
面前。

  「那……那不是……」熏花仙有點語無倫次。

  「不是什麼,難道不是你的,是爺爺的,哈哈……」風老很滿意熏花仙嬌羞
的表情。「來,爺爺現在有點感覺了,熏儿先用這對寶貝來讓爺爺爽一會。」說
完,風老便平躺下來,巨根高舉入天。





  熏花仙也蹲坐在床上,抬起風老的臀部,放在自己修長的大腿上,挺起酥胸,
玉手左右夾著美乳,將風老的巨根放進那深邃的乳溝中。嫩滑的乳肉緊夾著巨根
上下拋動起來。蜜穴內的瘙癢讓熏花仙緊緊夾著一雙玉腿,膝蓋並攏,小腿外分,
小蠻腰努力的拋動,時而大幅度的上下摩擦,時而左右搖擺,讓乳頭在風老茂密
的陰毛間來回摩擦,仿佛這樣可以減輕蜜穴的瘙癢,時而右乳不動,只是讓左乳
劇烈的上下摩擦,百余來下后,又換邊再來。巨根火熱的溫度,硬挺如鐵的硬度,
加上風老胯間那無名的騷臭味道,讓熏花仙欲望狂升,大大的杏眼似張未張,微
微嘟起的櫻桃小嘴,小香舌時不時冒出來舔弄一圈紅唇,加上鼻間的嬌喘浪吟,
讓風老看得雞巴硬得生疼。

  「啊……恩……恩……奶頭被爺爺的毛磨得好舒服喲,麻麻癢癢的……恩…
…恩……風爺爺……人家的大奶子有沒有磨得大雞巴好舒服呀……等下爺爺玩完
熏儿的奶子,還要狠狠得欺負下面人家的小洞洞哦……」熏花仙嗲聲嗲氣的浪吟
著。

  「呵呵,當然舒服啊,熏儿的奶子最舒服了,夾得爺爺爽死了……熏儿等下
要大雞巴插下面那個洞喲,小騷蹄子下面可是有兩個小洞洞的。」風老舒服的享
受著熏花仙的巨乳服侍。

  「恩……壞死了,想插哪個洞都好啦,只……只要插進來,……就舒服」,
感覺到胸前的大雞巴在自己的淫詞浪語下,愈發堅挺,熏花仙更加賣力的上下拋
動著。

  「好……好……不過現在要讓爺爺更舒服才行。」風老伸出右手,如同剛才
一樣,用三根手指夾住熏花仙的兩個乳頭,一對粉紅挺立的可愛乳頭在風老右手
中緊挨在一起,再次將飽滿的圓乳拉扯成橢圓狀,這樣熏花仙的一雙玉乳將巨根
夾得更緊了,這個由嫩滑乳肉形成的小蜜穴便如同熏花仙身上的第四個香艷美穴,
視覺上的衝擊更强了。

  風老在熏花仙第四個香艷美穴中主動的抽插了上百下后,終于放開了熏花仙
的乳頭,此刻的熏花仙早已是香汗淋漓,眼角淚花閃動,那楚楚動人,惹人憐惜
的樣子,讓風老的巨根堅硬如鐵。

  「來,騷妮子,換個姿勢。」風老道。

  「爺爺要用什麼姿勢,肉壺式?一線天(注解:前文穎花仙用過,后入式的
變種,女方趴跪,上半身后仰直至肩部抵住臀部,嘴、菊蕾、蜜穴從上往下一字
排開,蕭炎稱之為一線天,對女方腰部柔韌性要求極高。)?俯臥式(注解:女
方保持俯臥撐姿勢,男方跨騎在女方臀部上方插入,此式女方、男方均可主動,
走后門時極為方便,對女方腰力,臂力要求較高,蕭炎為之取名為俯臥式)?」
熏花仙問道。

  「俯臥式吧,熏儿后門的滋味,爺爺也好久沒嘗過了。」風老道。

  嬌媚的白了風老一眼,惹得后者得意的大笑后,熏花仙飄下床來,就在床尾
一側的一張矮椅前趴了下來。雙手支撐在椅面上,腳尖點地,玉体筆直的斜撐在
半空中。美臀高聳,大腿緊閉,小腿自然的微微外分,熏花仙那114CM 的修長玉
腿,二十一吋的纖細蠻腰,三十八吋的挺翹美臀,被這個姿勢凸顯的格外誘惑。





  當年蕭炎調教眾花仙時就提到過,俯臥式極為凸顯女人下半身的曲線,由玉
腿修長,腰肢纖細的女人擺出此姿勢時,可以極大的刺激男人的欲望,同時此姿
勢由女人主動最好,或前后挺擺,或左右扭擺,或圓圈套弄,可令男人欲仙欲死。
只是對女人的腰力、臂力要求較高,不過眾花仙修為均不低,做到這些毫無困難。

  「熏儿這雙腿真美,每次用這個姿勢,爺爺都擋不住三百回合。」見到熏花
仙那無比完美的玉体擺出這般誘惑的体位,風老禁不住贊嘆道。

  「哼,蕭炎哥哥總是會想出這些壞點子,折騰人家,用這個姿勢好累的。」
熏儿道。

  「哈哈,不得不說,那小子不僅修煉天分驚人,在調教女人這方面也是天賦
異稟,肉壺式,一線天,俯臥式,蝶飛式,哪一個不是讓男人爽翻天。」風老說
話間,也飄到熏花仙身側,蹲了下來。

  調教,肉壺式,一線天,俯臥式,蝶飛式這些陌生的詞彙,讓白衣人摸不到
頭腦。暗自垂頭尋思著。隱約間他似乎有點明白了,這几年蕭炎對熏儿做了些什
麼,才讓這天仙般的人儿變成如今這般。

  「啊,爺爺,快點來插人家吧,不要再逗熏儿了。」熏花仙的嬌喘聲打斷了
白衣人的思路。抬頭往櫃外看去。

  風老猥瑣的蹲在熏花仙身側,左手在那聳立的翹臀上盡情揉捏,而右手中指
則在兩腿間的蜜穴內不停扣挖著。

  風老的動作引得熏花仙難耐的扭動的臀部,躲避著風老作怪的右手,但在白
衣人看來,那動作分明是在主動用蜜穴套弄風老放在蜜穴中的中指。

  「呵呵,說好了要走走后門,騷妮子忘記啦,爺爺這是在打前哨。」風老說
罷,便抽出右手那根沾滿蜜汁的中指,緩緩插入到熏花仙緊閉的粉嫩菊花里。

  「唔唔,啊……好漲。」熏花仙苦悶的叫道。

  「這還漲,等下爺爺的大雞巴怎麼辦。」風老逗道。

  「不知道,熏儿不知道……啊……不要……不要那麼深……」熏花仙有些護
疼的揚起頭,一雙玉腿更加用力的加緊。

  「恩,騷妮子這里看來很久沒用過了啊,這麼緊。」風老自言自語道。同時
加快了手上動作,右手中指交替的在熏花仙的蜜穴和菊花里抽插,漸漸的香滑的
蜜汁將熏花仙的臀瓣間搞得一片狼藉,「恩,應該可以了。」

  風老翻身跨坐在熏花仙的翹臀上,握著巨根在蜜穴里來回抽插了几十下,弄
得熏花仙嬌喘連連后,再拔出來,抵在菊門上,悶哼一聲,「嗯,爺爺來了。」
腰部發力,巨根緩緩滑入。

  被如此粗大的龜頭插入菊花,即便以熏花仙這調教程度都有些抵受不住,雪
雪呼痛的同時,熏花仙大口呼吸著,斗氣運轉間,極力放松著括約肌,風老也極
為配合的沒有亂動,安靜的等待熏花仙適應自己的粗壯。

  「唔唔,太粗了,脹死人家了,爺爺讓熏儿自己來好嗎。」熏花仙乖巧的求
道。

  「嗯,熏儿自己動吧,啥時候可以了,爺爺再來狠的。」風老點頭道。

  輕巧曼妙的擺動起纖腰,苦悶的皺著眉頭,貝齒咬著下唇,熏花仙這逆來順
受的樣子,白衣人既心疼又無奈,心中暗自詛咒著蕭炎:「蕭炎啊,蕭炎,如此
天仙般的人儿,你居然會讓她做這些事情,你還是男人嗎,看來當年我看錯你了,
我就不該退縮,將熏儿讓給你。」

  熏花仙可不知道白衣人的想法,此刻她的腦海里只知道,要怎麼讓自己幼嫩
的菊花吞下那粗壯的巨根。隨著最初的生澀疼痛感慢慢消失,熏花仙也慢慢加大
了擺動的幅度,風老的巨根漸漸沒入,苦盡甘來的時候到了。

  風老也感覺到熏花仙的反應,遂俯低身子,右手抄起熏花仙的美乳玩弄,左
手則繞過來伸到蜜穴口,挑逗著那粒敏感無比的小紅豆。

  身上的敏感部位被風老上下其手,讓菊穴內的脹痛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
是飽漲酸麻,巨根的每一次深入,刮擦著敏感的腸壁,帶起的陣陣麻癢充實感,
從美臀中心潮涌向上直達腦后,讓熏花仙禁不住微張小嘴,發出陣陣讓人神魂顛
倒的嬌吟浪喘聲。而巨根的每一次抽離,那種空虛瘙癢的感覺,卻讓熏花仙有些
抓狂,渴望被填滿的欲望讓她猛擺蜂腰,不住的向上挺聳翹臀,只求背后的大雞
巴更快更深的插入進來。熏花仙便在這空虛、滿足的感覺交替中,像大海中的孤
舟一樣,被欲望的浪潮打得暈頭轉向。

  「恩……好爺爺,好人儿,插得熏儿好舒服……現在……熏儿不疼了……插
深點,熏儿里面癢……好癢……啊……再深點……啊……就是那里……好舒服…
…啊……啊……」熏花仙的浪叫聲不絕于耳,動作也愈發狂野,不在滿足與單調
的前后擺動,而是不時的左右扭擺,又或轉著圓圈套弄,光滑柔軟的臀肉頻頻撞
擊著風老的胯間,帶起美妙的臀浪。

  風老原本是蹲著馬步,保持著臀部懸空,但隨著熏花仙動作的加大,自己時
不時被熏花仙的美臀頂得一晃,有些難以保持平衡。風老不得不扳住熏花仙的柔
弱香肩,踮起腳尖。到得后來,熏花仙欲求不滿的一記猛撞,風老突然發現自己
居然雙腳離地,騎在了美臀上,而熏花仙卻未察覺,風老心中暗喜,干脆放松下
來,讓自己整個儿騎在熏花仙身上。

  風老這一放松,熏花仙終于察覺到,「啊,爺爺,你怎麼騎上來了啊?」

  「呵呵,乖妮子,你剛才不動得挺好嘛,爺爺這點重量,堂堂斗尊還受不起?」
風老干脆耍賴。

  「壞死了,爺爺,」啊……好長……好……漲啊……嗚嗚……插到熏儿肚子
里來了……「熏花仙本欲抗議,但風老卻不給她機會,跨騎在熏儿臀上,大力挺
動起來。

  此刻風老就如同在騎馬般,不過騎的卻是一匹美艷騷浪的小母馬,這樣的美
艷小母馬可是男人的夢想啊。

  白衣人也被眼前這香艷無比的一幕搞得興奮無比,剛剛發射過的巨根又變得
堅硬無比,只好努力的擼動著。

  在熏花仙賣力的拋動中,風老如同登仙般快樂,胯下那一雙修長又不失肉感
的美腿緊緊並攏著,白花花的美臀高挺在半空中,自己那黝黑粗壯的巨根插在臀
縫間的嫩菊里,每次抽離都將美人儿的菊穴嫩肉帶得外翻出來,嫩菊下面的蜜穴
儿,早已充血腫脹不堪,嫩紅的顏色宛如一只剛剝開的鮑魚般粉嫩可口,隨著上
面巨根的抽插,蜜穴儿不住的往外冒著蜜汁,發出淫靡的水聲。這般帝王般的享
受,持續了許久,風老漸漸的抵受不住,精關不穩,就欲發射。

  「騷妮子,爺爺要來了……」風老怪叫道。

  「啊,爺爺想射到哪里。」聽到風老怪叫,熏花仙立刻問道。

  「當然是小騷逼里。」風老發射在即,有些管不住嘴。

  配合著風老拔出巨根,再全根插入蜜穴,熏花仙被火熱的巨根燙得嬌軀猛顫,
「恩……好深啊……爺爺……熏儿好舒服……大……大雞巴一下子插得那麼深…
…啊……恩……好燙的大雞巴……啊……碰到了……嗚嗚嗚……插到熏儿花心里
來了……酸死了……嗚嗚嗚……酸死熏儿了……」

  騷浪的淫叫讓風老再也忍受不住,開始今晚的第二次猛烈發射,與此同時,
擼管的白衣人也開始了射精,不過這次他忘記用衣服罩住巨根,猛烈射出的精液
噗噗的全射到衣櫃的門上。

  「什麼人……」風老大吼道,也不管自己仍在射精,彈身而起,極快的飛扑
至衣櫃前,大手一揮,斗氣震蕩間,衣櫃里的白衣人如同小雞般被風老拎了出來。

  熏花仙慌亂間,飛到床上,剛剛用被子勉强遮住玉体,看到風老手中那人的
面貌,驚呼出聲。

  「林修崖?」

               (待續)...<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